文章

人是生活的奴隶

人是生活的奴隶

文/寒香

“依靠惯性生活的人”

在物理学上,惯性是物体抵抗其运动状态被改变的性质。简单来说,依靠惯性来生活,就好比你顺着生活施加给你的这个力一直往前滚,直线向前,但是你并不知道也并不能决定你最终能滚到哪里去。

之前我听到这样的一句话:“我不想成为依靠惯性生活下去的人。”我当时对此话深表赞同,也就是因为种种这些要“打破常规”、“改变生活”、“主宰自己的命运”的一类话语,对当初的我产生了不小的影响。

但是人毕竟总是眼高于手,常常因为懒惰和随波逐流的心理,变得庸碌、无为。直到我认识到我必须要为自己奉献点什么,比如青春、比如生命的一部分,或许还是最美好的那一部分,我们都要拿它来奋斗,为了理想、或者为了梦。

“发展空间?这话现在我听起来感到可怕。她嫌空间小,我呢,嫌空间太大。我从大陆跑到一个岛上,从书房跑到出租车,没觉得有什么不好。再过几十年或者十几年,我就到一个盒子里去了。”

这是潘军《海口日记》里的一段话,现在的我想想,倒是觉得不无道理。但是往往我要去干那么多的事,并非什么宏图大业,也不像是背负着历史或者现实社会的使命感责任感,我往往是出于好奇。有人说过我是个好奇心很重而且极不安分的小女孩,我觉得即使我长大了也还是这样。很多事情,我没有太在意后果了,尽管一开始我或许就是奔着后果去的。但是我仍然要去尝试,因为我想。

一开始的时候,我就是为了梦,为了或许是从小到大无意间陪伴着自己的一个梦想,这样的梦想的存在总是很扎实的,似乎它能提醒你与别人有那么一点儿不同的地方。于是我就借着风奔跑起来了,跑着跑着,我忘了自己为什么跑,也忘了自己从哪里跑上来的,只能是这么一直跑下去,终点要么是个别人规定好的方向,要么鬼都不知道。这条跑道,到底有没有个头。

我似乎在看见那句惯性生活的人的时候,就已经无可救药地沿着惯性滚落下去。

“我们看不见真实。即使是在被窝里也还是看不见。”

我读男性作者与女性作者的作品,总是很不一样。这是当然的,我说了句废话。但是我发现,往往美的,使人惊艳的,总是女人的细腻与构思;但是真的,耐人寻味并且时常会让你感同身受却又不得不捧腹大笑的,这些有意思的东西,这些赤裸裸的仿佛是真实的东西,往往出自男性作家的手笔。我看了一边摇头,一边又要抬起头来感慨这个东西,真是有点意思。

虽然我还是偏爱着这种近乎偏执的女性的细腻。

或许就像潘军自己说的,我们生活中其实并不需要小说,真实的东西总是诱人的,可是我们看不见真实。

所以我们去寻找美的哪怕是虚幻,找到美,然后摧毁它。

现实的快感不也只有那么一刹那么?

发表评论

要发表评论,您必须先,或者用第三方账号登陆:QQ登录&微博登录